不定老师逼我的
欢迎加入不纯洁的少年与狮子,群号码:591243524

 秦志戬没再说什么,从座位上起身潇洒地离开教室,对于身后学生会干部们“秦指导您这就走了啊”的热情逢迎声也只报以无谓的挥一挥手。
许昕望着他的背影发呆。
帅惨了。他真心如此认为。
随后再一次意识到,自己对他或许真不能称之为喜欢。这叫做迷恋。 

 ——《少年与狮子》

好大一个flag

许昕依依不舍地从黄金席位上站起来返回后台,走到舞台侧门的帘幕处他回头确认:“您不走吧?”
“不走。”
“会一直看我比赛?”
“一直。”秦志戬罕见好脾气地作着承诺,甚至勉强挤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许昕安心地挥挥手,消失在帘幕之后。

——《少年与狮子》

【秦昕】青蛇 05-06

我才想起来这段子的初衷是为了开车

青蛇 05

尾巴收不回去这事,秦志戬归纳总结为“妖嘛,每年总有那么两三天”,可张继科怎么能接受这种说法,要治,坚决要治!

“治标还是治本?”秦志戬问。

“当然是治本。”张继科答。

秦志戬掏出一颗火红的丹药扔给张继科,一旁的许昕眼睛尖,刚想开口问怎么和我吃的不一样,就被秦志戬一眼瞪了回去,只能低头掰手指头,假装没看见。

张继科不疑有他,接住丹药就吞了。

秦志戬点点头,笑的十分和蔼。

“我忘了说。”

张继科身上开始冒烟。

“这药有副作用。”

张继科不见了,原地蹲着一只黑色泰迪,眼睛水灵十分可爱。

“要变回原形的。”秦志戬补充道,“两年。”...

【秦昕】青蛇 04

十周年!

青蛇 04
秦志戬自入道以来一直努力修炼,后来收了个马龙更是勤勉自律,当秦志戬以为世间徒弟都应该如此时,他收了许昕。
“起床,练气去。”秦志戬掀开许昕的被子。
许昕眼睛都没睁开又把被子扯回去,半梦半醒间还不忘顶嘴道:“师父,虽然我已经修成人了,但是我和普通蛇类一样要冬眠的。”
秦志戬也不生气,又掀开被子,拍拍许昕富有肉感的屁股,笑道:“普通蛇类冬天都是用来炖汤的,早饭吃蛇羹怎么样?”
许昕猛地从床上弹起来,“师父我错了!”

张继科来的时候,许昕正打算去树上打个盹,两个睡眼朦胧的人见到彼此顿时精神了!
“科子啊!”
“昕啊!”
“还睏呐!”
“白闹昂,找你有正事。”
张继科一脸凝重,许昕也不敢再嬉闹,...

【秦昕】青蛇 03

青蛇 03

秦志戬带着许昕去见师父,打算做个收徒报备,刚进山门就碰见了王皓抱着一筐橘子笑得见牙不见眼。

“师兄呀这么快就回来了呀你那缘分呢不会就是这条小青蛇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好说话。”

王皓放下箩筐,拿起一个橘子不急不慢地剥着。

“哦师父刚刚熬山楂酱的时候心有所感就给你卜了一挂说是你的缘分到了”

“嘿!”秦志戬笑了。

“师父这辈子算了那么多卦就没准过,没想到这次还真算准了。”秦志戬举起右手的许昕,“我又给他带了个徒孙回来。”

王皓咽下一囊橘子,眨了眨眼睛。

“姻缘。”

秦志戬手上一紧,差点没把许昕掐成两段。


许昕化形那天,整个旁秋观的神人妖们都严阵以待,声势浩...

【秦昕】青蛇 02

写什么文,开什么车,文盲哭了出来,就当无聊的段子看看吧(ノ=Д=)ノ┻━┻

青蛇 02
马龙刚出房门就看到许昕站在院子中间,身形笔直。
“大昕啊,你又惹师父生气了啊?”
“师兄救我!”许昕“哇”地嚎了起来,“师父让我罚站还给我画了个锁妖阵,师父还说我要是扛不住把尾巴露出来就直接把我打回原形扔下山哇!我都站了一夜了,真的不行了!腿软了!(ಥ_ಥ)”
马龙心疼师弟,抬手给许昕擦脑门上的汗。
“那我去给你说说情吧。”
“师兄我爱你!”
“你先给我说说师父为什么要罚你。”
“前几天惹师父生气了,师父不理我,然后杀哥就给我出主意,说让我变个样子去逗师父,结果师父好像更生气了_(:з」∠)_”
“变成什么样。”
“童颜、巨...

拍屁股截出来之后真是太魔性了!老秦,手感好么?

【秦昕】青蛇 01

本来想开车的,目测又翻车了
雷和ooc都是我的错_(:з」∠)_

青蛇 01
“咚——咚!咚!”
三更天。
山间农舍,柴扉半掩,四周昏暗无光,只得屋内豆灯一盏。
“师父,师父开开门呀!”
屋外一少年在叫门。
床上一道士闭目打坐,神色淡然。
“夜露浓重,小蛇儿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夜露迷了小蛇儿的眼,小蛇儿找不到回家的路啦。”
话音未落,一阵怪风吹开了窗,一青色长虫沿着窗游进了屋子。
“师父。”小蛇儿游上了床,“师父怎么不理我?”
床上人不动如山。
“师父怎么不看我?”小蛇儿轻吐信子,嘶嘶作响,“我知道了,师父一定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那我变个好看的。”
“噗——”
轻烟四起,烟雾中伸出一双纤纤玉手,缓缓勾住道士的脖颈。
“...

【秦昕】非典型性花吐症 01

ooc都是我的错,雷也是我的错,_(:з」∠)_

非典型性花吐症 01
一大早起来,许昕就觉得喉咙痒痒的有异物感,努力清了清嗓子也没能缓解症状。
“你不会是要感冒了吧?”张继科眯着眼睛问道。
“那不能够,小爷身强体健的。”许昕抬头挺胸拍了拍胸脯,然而异物感愈发强烈,还忍不住干呕了两下。
“嗯,不是感冒,是有了。”
“滚蛋!”
两人一路摇头晃脑地往训练馆去。

秦志戬日常给许昕做多球练习,结果十个球过去愣是一个都没打回来。
许昕喉咙梗着难受,鼻子也开始发痒,引得眼泪糊了一眼眶。本来就大近视看不清球,现在更是视线一片朦胧,有苦说不出。
“许昕你怎么回事啊!”秦志戬放下拍子,“还想不想练了啊!”
一听老秦直呼大名,...

© 丧心病狂的夏阿三 | Powered by LOFTER